C'S

アカツキ崖雎:

之前的图
图中还是我家云三少JUN,唱歌越来越好听了(ง •̀_•́)ง

魚與花:

想着前八十年都没有人心疼过外公qwwwwwq

魚與花:

一张狗子,给@张怕鬼 的生贺。
………没办法发刀我也很绝望,我答应你给你生贺画狗欢的时候他们还在谈恋爱呢……………不知道他们后面这么虐啊我现在都还没看到he(;´༎ຶД༎ຶ`)

魚與花:

暑假画的飞天系列纸胶带,尚未出版不过先拿来混更吧😂~

修鹤归爻:

文雅系打刀`

C'S

修鹤归爻:

还差一幅,慢慢磨,这鬼天气真是太冷了

沉沉狐眠:

搬图~分别是黑粉戚容和粉头小戚容,唉,新章节容容在作死的大道上越走越远

沉沉狐眠:

赶在今年画了严娘娘,画得是小潜给大师兄揪头发(不是)顺便插了两朵花

魚與花:

画的时候有很多想表达的,画完反而就不知道说啥了。
还是无脑吸果吧(。


谈:素还真你挤到我了!!!!

魚與花:

“让我助你。”

哭唧唧的老素和真·毫无感觉的无欲特别好嗑。

@三千单衫杏子红 
我就等这个人什么时候把道士下山he了(哭泣

魚與花:

念念不忘了一晚上还是决定睡前随笔发泄一下ଲ

用我的垃圾语言根本没办法对杏子表达我对道士下山新章的读后感……………

但是终于he了简直感天动地qaq

© Vogelfrei | Powered by LOFTER